【莆院管院】活着

《活着》

“用笑的方式哭,在死亡的伴随下活着”是电影《活着》所给予我最直观的感受。

 “可怜无定河边骨,犹是春闺梦中人”。二十世纪四十年代,结束了抗日战争的中国又迎来了国共混战时期,主角福贵在此时被抓了壮丁,随军出征,在共军冲锋时,侥幸逃过一劫,回归妻儿身边。而影片中散落在荒野中的尸体,他们无疑是不幸的,白雪裹尸,魂无归处,生命结束于慌乱的战场。他们会是谁所心心念念、日日所盼之人?他们又在家庭中扮演着何种角色?是孩子、是丈夫、还是父亲?自古以来,战争给予人类的苦难从未减少过,我们身处和平时代更应忆苦思甜,珍惜当下。

7ca27434841df4d48385c4cbd9b4ad88.jpeg

“月光照在路上,像是撒满了盐”。二十世纪五十年代,正值大跃进时期,“炼铁炼钢,赶超英美”的口号号召家家户户贡献铁制品,投入炼钢炼铁的生产工程。福贵的儿子有庆在区长莅临学校,指导炼铁工作时被区长撞死,而最为戏剧的一幕是,区长春生与福贵是战场上的兄弟,有庆,实在无余年可庆。

bd5b56ca6d038a980f9487c5a27b1209.jpeg

“一个时代的苦,浓缩到了现在”。二十世纪六十年代,正处于文化大革命时期,政治制度与革命成果被肆意践踏。以学生为主导力量的红卫兵占领了医院,而有经验的医生教授却被批判为走资派,关在了牛棚内,这也为凤霞产后大出血死亡埋下伏笔。凤霞,凤冠霞帔之后便香魂一缕随风飘去,接连经历丧子丧女之痛的福贵夫妻俩,更是明白“活着”的不易,尽心抚养外孙馒头。并非所有的不幸都发生在一个家庭,而是这个家庭只是这个时代缩影罢了。春生,如野草般一次次躲过战争,却还是倒在了野火中。而家珍打开的门是一束光,照进了春生的生命之中,“春生,你不能死,记着,你还欠我们家一条命”处于深渊之中,所以向往光芒,家珍的话语是春生活着的光!

51fdeb87a2c589c015c647a23d102b9e.jpeg

“小鸡长大会成鹅,鹅长大会成羊,羊长大会成牛。那个时候啊,日子会越来越好”。这是福贵给外孙馒头的答案。小鸡怎么能变成鹅呢?或者是想告知孩子,小人物也有拥抱幸福生活的力量。

总之,“活着”的力量不是来自于喊叫,也不是来自于进攻,而是忍受,去忍受生命赋予我们的责任,去忍受现实给予我们的幸福和灾难、无聊和平庸。

c4d4f39e21c4618c9a783ffe71f98a90.jpg

编辑/撰写 黄茹萍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21-04-17 22:28:3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