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生如戏,戏如人生~~

《霸王别姬》 有感

 

“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为何腰系黄绦,身穿直裰,见人家夫妻们洒落,一对对著锦穿萝,不由得人心急似火……奴把袈裟扯破!”。

1510410453728635.jpg


这是霸王别姬中虞姬戏中经典台词之一,影响深刻,特地在前几天看了一遍此电影,感触颇深。霸王别姬,历史典故,主要讲述的是西楚霸王项羽心高气傲,听不进大臣之忠言,脱离群众,最终落得与爱妻虞姬生离死别、兵败刘邦的下场,项羽怒斩百人随后自尽。影片中程蝶衣年龄尚小之时被母亲“狠心”卖到京剧戏班学唱青衣,“小尼姑年方二八,正青春被师傅削去了头发……”于是对自己的男女身份产生了混淆,跟师兄段小楼合演《霸王别姬》出名,对戏痴迷的他达到了“不疯魔,不成话”的程度,心中只有“戏梦”的他,疯狂的迷恋着戏剧,甚至把自己就当成了虞姬,对自己的师兄丛生了爱慕之情,但是最后段小楼取了菊仙为妻,她就更加疯狂了。

1510410475744629.jpg


文革的背景下兄弟反目,程蝶衣对毕生追求的艺术感到无比失落,最后再与段小楼重新上台排戏之时自刎于唱台。程蝶衣因戏得福,因戏疯狂,最后又因戏而死,与其说命运有多坎坷,还不如说人生何其悲惨,但是段小楼算是比较现实的人物,把戏与生活分的很清楚,时常陷入师弟段小楼与菊仙的两难境地,挣扎在残酷的现实中。

1510410496498280.jpg


故事折射出当时不同的人的不同心里趋向,像程蝶衣的一生比较“幻想化”,认不清现实与虚拟,痴迷于忘我似乎一开始就已经注定了其命运的比惨至极,像段小楼比较理性化,相比师弟的“人格沉入”,他则体现出了一种“人格的浮出”。


编辑者——会计142陈依敏

(2017-11-11 22:25: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