范江怀:我家三代的南昌情缘

38年前,解放军报记者范江怀踏上从军之路,从抚州到了南昌,这个八一军旗升起的地方,他的爷爷、父亲和他一家三代都曾与它有过不解情缘。让我们跟着今天的《解放军报》,去感受这段情缘,体会中国军人家庭代代传承的家国情怀和强军梦想——

9ecbc0e6214a201d1d6386255a5ceb31.jpg

我家三代的南昌情缘

■解放军报记者 范江怀

38年前的那个初冬,高中毕业没多久的我,踏上了从军之路,从“汤显祖故里”抚州,来到了“英雄城”南昌,成为江西省军区独立师特务连的一名新兵。

能在南昌当兵,让我兴奋不已。这里是八一军旗升起的地方,我的爷爷、我的父亲和我一家三代都曾与它有过不解情缘。这情缘似一条细细的红线,穿梭在我军厚重辉煌的历史中,折射的是中国军人家庭代代传承的家国情怀和强军梦想——

爷爷梦别南昌

90年前的一个冬日,一位年轻的国民革命军军人,悄然走出了南昌城一个坐北朝南的庭院。走出小巷挺远了,他还依依不舍地望着庭院门上几个醒目的大字——“陆军讲武堂”。

这个坐落在南昌城进贤门望花园角的江西“陆军讲武堂”,就是国民革命军第五方面军第三军军官教育团的驻地。由朱德担任团长的教育团,名义上隶属第三军,实际上接受中国共产党的领导,是南昌革命活动的基地和堡垒,为中国革命培养了大批军事干部。

离开讲武堂的那个年轻军人,心情是矛盾的。他在这里接受了革命的启蒙教育,也有了一帮怀有共同理想的战友。此行离开讲武堂,难免一步三回头。然而,行军打仗很长时间了,此次获准回广西老家探亲,可以看望父母和妻女,也让他激动不已。

这个心情矛盾的年轻军人就是我的爷爷。爷爷离开南昌时,觉得这只是一次短暂的别离,很快,自己就会回到战友们的身边。然而,历史的进程总是不以人的意志为转移的。革命形势迅疾发展,不久就爆发了改变中国革命和创建革命军队的南昌起义,而他却与这场惊天动地的革命暴动失之交臂。

一别竟成诀别。爷爷再也没有机会回到让他接受革命洗礼的南昌城。

我和爷爷从未见过面。第一次获知爷爷从军的历史,是回广西老家祭祖时听叔伯们讲述的。老人们得知我在南昌当兵,很有几分兴奋地对我说:“你爷爷当年也是在南昌当的兵咧,他们团就是国民革命军第五方面军第三军军官教育团,团长就是大名鼎鼎的朱德。”

一位大伯还很认真地对我说:“当年如果你爷爷不回广西老家探亲,也许就赶上了八一南昌起义,也许后来就会成为中央红军的一员战将,也许就……”

老人们的想法都很美好,也很丰满。我笑了笑说:“如果我爷爷真的参加了八一南昌起义,也许就会在战斗中牺牲,也就不会有我爸,更不会有后来的我了。” 

历史不能假设,也没有如果。爷爷高小毕业,在当年也是一个有文化的知识青年。在其当兵的七八年时间里,特别是在教育团,他接触了很多进步思想,树立了深厚的家国情怀,进而影响了整个家庭。离开南昌,错过起义,给爷爷留下了终生遗憾,也成为他对后辈的殷殷期望。

摘自中国军网

(2017-07-23 21:13:3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