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月,沐雨

三月,沐雨

三月的天,撑起一把伞。穿梭在多情的季,寻觅着古人的风华。是谁品着一盏清茶,独倚栏杆,静静的远望,等待着那朵寂寞的白莲?又是谁在斜风细雨中泛一叶扁舟,手持鱼竿,悠闲着垂钓着浅浅流年!

        雨,那初时节的雨!如酥般润的春雨笼罩下的建院,长廊上嫩藤下徜徉着恋人们的背影;迷蒙的亭台楼阁上还驻留着昨日的风景。  烟雨中中的建院,是那样的清新、淡雅。温润的色调,幽淡的芳香,倾倒了多少学子们的心怀?

        沿着柏油路,携精神与灵魂迈步向前,看烟雨中的建院,沐建院中的烟雨。捡拾烟雨建院的风姿。  空气中氤氲着温润的气息,乳白色的青烟在云端变幻,清透的雨丝笼罩这泉山。偶有飞掠过上空,在迷茫在烟雨中的建院寻找着属于自己的方向和归宿。而我也没有停留,迈着脚步,一直向前。

        沐浴着春雨,迎着杨柳风,滋长着不可言状的闲情;顺流的雨水,潺潺着无边的忧愁。林中的鸟儿兀自的鸣叫;草圃中的花儿寂静地开着……也许,只有在这个时候,我才能搁歇脚步,让心灵天马行空。

        端坐在仿古式的木亭中,看烟雨中的花儿寂寞的开放,草儿披着自然的翠衣,舒展着娇嫩的芽儿,细细的诉说着春天想。新生的事物孕育着美好的希望……是谁?一袭素衣,撑着一把墨绿的雨伞,走过雨润的青石板,走入我的心扉,唤醒我对春天的向往。

      打着伞,凭栏远眺清湖,细雨点点,跃水的鱼儿在平静的湖面上泛起~点点涟漪;微风徐徐,轻抚着燕子剪水的翅膀。近处婀娜的垂柳在轻舞着纤柔的身姿,曼妙着翠绿的年华,远处的泉山在烟雾中时隐时现……  捡起一枚石子,投入水中,看波光粼粼的湖面,微微荡漾。  时光在不停地走着,同样我也没有闲着。 花香甜美、嫩芽翠绿逼人,叶端的雨珠冰凉。一袭沾湿的素衣,携两袖花香,伴着雨的节奏,信步在鹅卵石镶嵌的小径上。“小楼一听春雨”,别人看来是何等的诗意,自己却永远都是孤寂。同样,人生在别人看来是充满诗意,自己都始终是落寞的。无论是“蝴蝶双飞燕,花香动人间”的楚香帅,还是“明朝散发弄扁舟”的李青莲,这大概是古来圣贤皆寂寞吧!

      烟雨中,隐居江湖的烟波钓徒张志和深感隐居的乐趣挥手写下了“青箬笠,绿蓑衣,斜风细雨不须归”。昔日歌唱大江东去的东坡居士,此时此刻,头戴着斗笠,脚着芒鞋,拄着青青的竹枝,“一蓑烟雨任平生”,而玄都赏花的诗豪刘雨锡挥毫“东边日出西边雨,倒是无晴却有情。”……此时行走在林荫大道的我,又能留下点什么呢?

         甩掉雨伞,置身于温润的春雨中,遗忘了悠悠经年,淡忘了生死宿命。烟雨红尘中,唯愿得一夕之宁静,泛舟于九曲流觞,看江花似火,春水如蓝。心无杂念,一怀空明。  

雨水浸润着时光的长廊,穿越千年记忆的殿堂,我已不再是我建院也非建院。千年之后又将如何?我是建院的过客,建院是我的驻点。也许只有时光记得我曾来过


(2017-03-13 14:07:5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