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生铭记的寒与暖

一生铭记的寒与暖

人常说:三岁话记到老。这个确实是真的。

我特别小的时候,每日黄昏,便开始无端哭闹,就是那种不自禁的哭泣,越哭越厉害,无论大人们怎么样花费心思去哄劝,都会哭个不停。不得已,家里的大人便去找人掐算,那个传说中的神算说的原因我是没办法记起来了,只记得他提议,要连续送去别人家过三个年,便会不再哭闹,否则,会越来越严重。

于是,被爷爷奶奶妈妈宠成了宝贝的我,在三岁半那年的节,被送去舅舅家过年人生第一次离开家人两天两之久,第一次知道了什么是对亲人的思念!三岁,已经能完全懂得大人们的意愿,经过全家多日的说服,我一遍遍地点头答应去了舅舅家一定不哭不闹,一定听话。

记得大年三十那天上午,阴沉的天,特别冷,我被穿裹成一个棉花球,帽子围巾口罩全副武装,然后被搁在爸爸自行车横梁上架着的儿童座上,送去四十多里外的舅舅家。

爸爸临回去时告诉我,一定不要哭闹,说年初二的早上他一定就来接我。我流着眼泪点头并和爸爸拉勾约定。

爸爸回去了,疏于来往的舅舅家,所有的人和一切都很陌生,我站在土窑洞的门口哭,舅舅说再哭会被打死!表姐表哥们说再哭就扔到沟里冻死!幼时的我怎么会知道那只是吓孩子的话?便不敢再哭,但又无法止住不停地流下来的眼泪!。

那个年,和小时候所有期盼的年一样,有新衣服、有鞭炮,有糖果,还能吃到肉和血肠,但却因为没有爷爷奶奶爸爸妈妈在身边,没有邻居家的小姐妹们一起玩,而没有快乐

天快黑的时候,竟然下起了,大片的雪花被老天爷洒向大地,很快就厚厚的一层。那时的雪,常常下起来没完没了,纷纷扬扬,下个七八天不停也是常有的事。那场雪一直下到了年初二的早上也还是没有停下来!院子里的雪被大人们扫去一层再落一层,雪堆一个挨着一个。舅舅舅妈不许我走出院子,是怕湿了棉布的鞋子。我无法看到门前的被雪覆盖的路的样子,但我知道,这么厚的雪,爸爸是没办法按约定来接我了!

我心里存着一线希望,把自己的外套棉衣、帽子围巾和口罩紧紧地抱在怀里,不肯入下。爬在窗户上,不停地抹着眼泪,却同时专注地望着大门口,激切地盼望着爸爸的出现。

我们老家是一直延续着吃两顿饭的习惯,还没到早饭的时候(现在估计应该就是上午十点左右),爸爸推着自行车走进了大门。当他的身影忽然在我的眼前出现时,我终于地哭出了声,并一头扑在爸爸怀里。

爸爸黑色的棉布大衣被雪染成了白色,雷锋帽子上甚至眉毛上都全是雪!爸爸说天没大亮就出发了,因为雪太厚,自行车没法骑,他只好花了五个多小时,推着在走了四十多里路雪路!

“这么大的雪怎么还来接了?”舅舅舅妈问。

“答应她的,就不能变。”爸爸说。

“以为爸爸不会来了!”我哭着说。

“肯定要来,下刀子也要来,爸爸答应你的,怎么会不来?”爸爸这样说的时候,我哭得更厉害,虽然很小,但知道是因为来自于对爸爸信守承诺感动

匆匆吃完早饭,爸爸便用自行车推着我,踏上了归家的路!

雪一时没有要停下来的样子,也不可能马上融化,爷爷奶奶和妈妈还在家里盼着我回去!我像来的时候一样,仍然被穿裹成棉花球,坐在自行车的横梁上,自行车没法骑,爸爸艰难地推着我走在厚厚的雪路上。

田野、房屋、草垛都被雪覆盖着,树枝上、电线上也全都是雪,乡间的土路上,雪有半尺厚,没有车痕或人的足印,只有当爸爸吃力地推着车走过后,才留下了独一无二的自行车的印痕和爸爸有力的足迹!

我被冻得小牙齿上下打着架,全身不停地发抖,呼出来的气在口罩上凝结成冰,脚和手冻得像刀子切割着那样的疼痛!但却出奇的一声也没有哭,并不流泪

我和爸爸成了大小两个移动着的雪人!爸爸稳健地脚步,踩在雪上,吱嘎吱嘎地响,他大口大口地喘着气,我知道爸爸走得很吃力!

“冻吗?”爸爸走一会便问我一次。

“不冻!”我顾不得冻僵了的手脚和发抖的身体,一遍一遍地向爸爸撒谎。

“全家人想你了,你奶奶两晚没睡!”爸爸说。

“我也想爷爷奶奶,想爸爸妈妈,想得等不到爸爸来接。”我说。

就这样,爸爸推着自行车上的我,走回到家,天已经完全黑了。

“冻了吗?”“冻坏了吧?”爷爷奶奶和妈妈一遍一遍地问。

“没冻。”我一遍一遍地这样回答。

“我娃真乖,冻坏了也没哭!”原来爸爸知道我冻坏了。

四十年过去了,爸爸也已经离开我们二十多年,这件事像被时光冲洗过的永恒的胶片,一直清晰地留在我的记忆里,并将终生不会忘记。其实,那是我这半生里记忆里遭遇过的一次极度的寒冷,我甚至于冻得到了只能说出“不冻”二次的程度!哭的我没在那一次里流下一滴眼泪,是因为爸爸对承诺的看重,震撼了我幼小的心灵!这件事同时也成为了我将铭记一生的心底里的暖!是因为爸爸知道我在等他,便不论如何不会失信于我的那份温暖




(2017-03-13 14:07:2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