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间没有一件东西是永久不坏的

世间没有一件东西是永久不坏的


午休前捧书,读到日本高僧一休禅师的故事

一休从小聪慧过人,善于思辨。有一次,他的小师弟打扫房间时,不小心将师父心的茶壶打碎了,小师弟不知所措,吓得哭起来。

一休为师弟擦干眼泪,不慌不忙地安慰师弟说:“没关系,等师父回来,我跟他说,你不会受惩罚的。”于是,一休用白布将碎陶片包好,自己在蒲团上坐下来,好像静思默想的样子。

师父回来,口很渴,找茶壶喝水,却见一休在院子里打坐。师父说:“傻孩子,你这是在干什么呀?”

一休一副若有所思的样子,说到:“我在想,世间什么东西是永久不坏的?”

师父笑道:“佛说无常,世间没有一件东西是永久不坏的呀!”

师父刚说完,一休便把茶壶碎片拿出来,笑着对师父说:“师父说得太对了,瞧,您的茶壶被打碎了。”

师父看看碎片,认真地说:“一只茶壶,能不碎吗?”

一休自以为很聪明,却被师父无物不坏的禅机所点醒,他为师父虚怀若谷的宽容态度和面对失去时的坦然心存感激。从此,他潜心禅修,最后终于开悟,成为一代高僧。

这个禅宗故事,让我想到了家中现在正在修整的房子。

2006年年底,我家搬进了现在住的楼房里。四楼,125平米,在环城河边,推窗即见潺缓流淌的绿带似的河水。月华如水的,蛙声四起,夜半醒来,感觉像是住在的桃源里。那时,新家是我理想中的梦园。

可是十年过后,房子不同程度地出现了毁损。阳台玻璃窗往下漏水,红木包裹的窗台出现了裂口,衣柜门往外翘着,门上的锁坏了,最严重的是卫生间。卫生间的问题积习已久,两年前,卫生间的外墙就出现了起皮脱落现象,曾找人修过,但根本问题没有解决,发展到现在,地砖下的水终于存不住,滴漏到三楼。

那天早晨,三楼的女人敲门,说我家卫生间往她家滴水。我不好意思地说:“真是对不起!”

解决的唯一办法,就是找人砸掉地面瓷砖,重新做防水。做防水的余师父说:“十年,好多东西都会坏的,你看这地面只有一层水泥浆,根本没有防水,能不漏吗?”这个该死的老秦,怎没做防水呢?”我骂着当时给我家装修的老秦。“十年前还很少有防水呢。”余师傅为他的同行辩解,“十年,也差不多该坏了。”

我听了,觉的他的话有一定道理。十年,不要说每天住的房子会损毁,我们穿的衣服换了多少,鞋子买了多少新的,乃至我们的骑的车子,走的路……,有多少是不坏的呢?

不只是有形的房子和生命物质,人的感情又有多少是不损坏的呢?

“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自难忘。”那是苏轼穿越生死的界限,对亡妻的深沉思念,是对一份爱的执着坚守。可是,如苏轼般坚贞不渝地十年始终想念一个人的,又有多少?

陈奕迅在《十年》里唱到:“十年之前,我不认识你,你不属于我,我们还是一样,陪在一个陌生人左右,走过渐渐熟悉的街头。十年之后,我们是朋友,还可以问候,只是那种温柔,再也找不到拥抱的理由,情人最后难免沦为朋友。”十年前后爱与不爱的对照,道出爱情易变的感伤

爱如玻璃,初始时呈现出透明纯净的质地,只一眼就能看穿对方的心思,可是,十年的风,感情褪了色,蒙了尘,轻轻一碰就碎了。留下满地回忆的碎片,照见一个人模糊零乱的影子。

“世间好物不坚牢,彩云易散琉璃脆。”世间的物与情,能经历几个十年而不毁啊?

物与情都处于破灭与生发中,每时每刻,从未停歇。旧物毁坏,新物产生;枯叶的飘坠,意味着新芽的萌生;星星的坠落,推动着太阳的升起;老人的逝去,又有新生命诞生;一段情的结束,续接了另一段爱……

时间的流动恒久不惜。物质、生命、情爱,没有一样是永远不坏的,唯有当下,可以感触,却也转瞬即逝。面对这些,要坦然接受,把握当下,在修整和创造中完成即刻的意义。

(2017-03-13 13:40:5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