恰逢花开

恰逢花开

 

我第一次遇见你的时候,恰逢花开。一簇一簇淡紫色的小花,开得热烈而又盛大。我低下身子,嗅到淡淡的一股清香。而你就在这个时候,从花的间隙中探出头来,笑容干净清澈。在我心跳失控的瞬间,我听到你温润的嗓音,你说:“你好,我叫秦暮,秦时明月的‘秦’,朝三暮四的‘暮’。”而我惊魂未定,只是愣怔着盯着你闪亮的眸子,失了该有的礼数。

以至于接下来的时光,你总是旧事重提,奚落我当时的窘迫。你说我一定是对你一见倾心,说得理所当然。而我不置可否的原因,仅仅是因为这样的玩笑话无伤大雅。直到关于我和你的流言蜚语开始沸沸扬扬,直到许多人信以为真,而我终于恼羞成怒的理由是,我已经心有所属,我不能够让他误会我。

我去兴师问罪的时候,你的笑容明媚灿烂如窗外的日光,我便很不争气地丢了理直气壮的立场。于是流言依旧轰轰烈烈。隔壁班的男生向我递了一份情书,才华横溢。我剪辑了几乎他所有的文章。我没告诉你,我一直仰慕他。于是我们的交往,顺理成章。于是很长的一段时间里,你不动声色地消失在我的视线里。

落日余晖的傍晚,我和他时常漫步到花开茂盛的后山。我总是喜欢俯身凑近花蕊,细细嗅着花香。在枝头摇曳的花朵,有时会顺势落到我盛开的米白色裙摆上。我又想起那时你幸灾乐祸却又无限明媚的笑脸,还有我傻傻的忘了反应的场景。

他把我写进他的文章里,于是我和他的爱情,比当初我和你的流言,更加高调张扬。而你比任何时候,都要沉默。你不知道,我多期待你说,祝我幸福。我看见一个可爱乖巧的女孩羞怯地递给你粉色饭盒,里面应该是亲手烹饪的爱心便当吧。你们并肩坐在石凳上,画面那么好看。

好久好久以后,我们在后山相遇。淡紫色的花朵开得格外绚烂,你躺在花丛旁边的草地上,闭着眼睛不说话。我偷偷回头张望你轮廓清晰的侧脸,想好的话题,始终少了提及的勇气。直到我的电话铃响,你才淡淡开口:“文人都是浪漫深情的,他是不是圆满了你所有的童话?”我点点头,你又笑起来:“嗯。祝你幸福。”而我从始至终,没有问起关于你的那个她。

我没想过你居然不辞而别。直到某天的黄昏,我收到一个大大的箱子。里面是一沓照片,我的侧脸,我的笑颜,我拖地的裙摆。难怪那天你突然说:“花期快要过了,帮你照相留念吧。”还有一套淡紫长裙,流苏质地,领口是细致的蕾丝,裙裾绣满细碎的小花,如此别出心裁。

“我要出国了,和你说过的。我私自留了一套你的照片,不算侵犯你的肖像权吧?就当是留作纪念,我可以时常怀念起那里的繁花似锦,那里的你笑颜如花。我从来没见过像你这么爱穿长裙的女孩,而且很好看。所以箱子里的那件裙子,送给最特别的你。你一定要,也一定会幸福的。”淡蓝色的信纸上,是你一如既往的潦草字迹。

你说过你可能会出国,可是你也说过以你那蹩脚的英语,可不敢去人生地不熟的国家丢人现眼。原来那天你的一反常态,藏着这么残忍的秘密。你离开的时候,恰逢花败。我把落花夹在日记本里,留下一道一道淡淡的痕迹。

那本日记,写的都是关于你的心情。比起我收集的他的文章剪辑还要厚还要多。而这一切,在你离开之后,我才后知后觉。

我终于明白,是我错过了你。

 

 

 


(2017-01-02 21:58:5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