旧州,时光深处的风花雪月

旧州,时光深处的风花雪月

月影如絮,风游若息,细听前尘,一场且兰都城的风花月,摇曳在旧州的时光深处。

曾几何时,一支蚩尤后裔,辗转迁徙,从牂牁江上游,驭浪而来。山为之顿首,水为之浅唱,苇荻为之舞蹈。连绵起伏的土地,也裸出一片肥沃,一任青葱恣意放浪。 面对如此佳境,蚩尤后裔们醉了,他们放下行囊,安营扎寨,临水圈牧,倚山而居。

岁月流淌,原始的猎获,在人间的烟火里渐行渐远,族群从简单的生活中走向成熟。他们不再颠沛,于是为自己取了一个好听的名字“苗族”。苗者禾也,秀也!从此,一颗颗驿动的心,便有了安顿,有了方向。

苗岭延延,木叶声声;沅水悠悠,情语细细。的旋律,在山水间回荡。“野有蔓草,零露漙兮。有美一人,清扬婉兮。邂逅相遇,适我愿兮。……”诗意美化了苗家人的心灵爱情壮大了这个曾经饱经战乱的族群。那是某一年的某一天,族群中英俊小伙阿金,迎娶美丽姑娘阿莫,鲜花为径,青为媒。不久,爱的小屋便传来一声脆亮的啼哭,一个男婴呱呱坠地。

多年之后,男婴长成了威武青年,大家呼为且兰。他正直勇敢,文武双全,被尊为领袖。为保家园的长久平安,他带领族群开疆辟土,垒石为城,建立了一个傲睨四方的且兰王国。之后,这个水陆交汇的牂牁都城,开始由简约走向繁华。

时空回转,旧州不旧,两千年的绝世风华,在写满倥偬的石板古街若隐若现,九宫八庙三庵四阁,如一面面风帆,涨满唐风宋韵;滇黔桂赣巴蜀鄂湘,商旅往来,脚步匆匆,履齿屐痕,尽在明清古道。英才辈出,人文灿烂;进士举人,向而歌。一道文化风景,铺陈于院宅楼台,掩映在古巷民居……文章阅读网:www.sanwen.net )

我藉着文化典籍,回望纵深,但见烟之中旧州三桥,心生感慨。一曰“福众桥”,福泽民众,桥连民心。它横卧镇西门外,静观三百年风雨,四历水患,傲然而立。它是一座桥,更是一座碑。它记载着始建者黄平知州古德恒;复建者黄平州贡生杨光廷、庠生张学尧;再建者州人刘汉芳、刘琬西、刘济川、张鹏程;四建者绅首林茂昭等贤者道德功绩。二曰“平播桥”,它连接镇东冷水河两岸。“平播”者,“平播之战”也!由明万历年间贵州巡抚郭子章平定“播乱”之际始建,后毁于兵乱。至清乾隆初,宝相寺与生员丁有光、善士杜之林等募修重建。乾隆五十四年,由佛能徒印元与神耆戴深仁等倡募再建。三曰“三拱桥”,位于城北门外,始建者无考,重建者为民国十一年旧州绅商李庶。

古老的桥,传承着古老的文化,但留下的不只是久远的记忆,还有先贤们的善行义举与乡梓情怀。

我徜徉于上塘驿道,脚下斑斑点点的鹅卵石,有如一个个律动的音符,仿佛每走一步,就能听得见历史的回响。多少月明风静之夜,马蹄沓沓;多少寒蝉鸣泣之时,车轮吱呀。上塘驿道,你是一条钳马衔枚的军旅之道,一条连接旧州城与老贵阳的通衢之道,一条承载着古今历史的文化之道。

我伫立在旧州码头,舞阳河两岸的风光尽收眼底,柳如烟,水似银。我感动于眼前如画的景致,更醉心于码头的旧时模样:舟楫争流,百货杂陈,商贾匆匆,人声鼎沸。这个长江支流上最后的通商要津,连京广,接鄂沪,通江浙,曾是何等风光!如今,虽然风华不再,但作为多元文化的聚集之地,所汇融的少数民族文化、汉文化、外来文化,以及宗教文化,依然熠熠生辉。

当旧时王谢堂前燕,飞入寻常百姓家的时候,文化的暗香,也随着羽翮飘进深深巷陌。于是,我看见了“苗族刺绣”的妍丽,在苗家女儿的指间绽放;我看见了“革家蜡染”的色彩,在革家人衣裙上流淌;我看见了琳琅满目的“苗家银饰”,闪耀着华贵的光芒……

旧州,你是历史记忆与民族智慧的结晶;你是族群认同与文化寻根的见证。我站在现实的跟前,遥望远处朦胧的你,不禁感从中来:黔中形胜地,且兰古国都。一段青史两座城,新州与旧州。巷陌幽深处,小桥倚烟柳。院宅楼台斜阳里,把酒话乡愁。




(2017-01-02 22:00:39