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多贪恋,你一尘不染的静没
     我是一个极其怀旧的人,经常会一个人回想起最初的那些人,那些事。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一个人如果能独自微笑的去探望那些过往的事物,已代表着他的成熟与成人。然后过后却有其相反的对立面,便是会一个人衰老,衰老便指一个人对所有的事物失去原有的美感与性趣。      我曾也是有过这样的经历,一个人的衰老用行尸走肉来形容不足为奇,每天的生活没有任何的生机,犹如一谭死水般,日复日,年复年。      那些时候的我,并未曾万念俱灰,因为在自己心中尚有一丝对旧颜的爱恋,只是这岁月无情的洗礼,已物是人非了,然后自己心中那团火焰还未曾停息过,我想对爱的执着亦是没有错的,也许只是自己心中有万般惆怅无人问津罢了,或许所有的过往只愿对其一人坦露。      她也许是迄今为止,唯一一个让我内心兵荒马乱的人。所有的事物都有其终结的那一刻,不过只是迟亦早,悲亦喜罢了。      我们是伴随着四季在老去,却只能眼看着时光的飞逝无可奈何,便由此在自己脑海中幻画着雷同的快乐与幸福。      夜安详,静谧十分,所有落寂的埃尘在逐次的落定,只是回到最初的位置。 风的清静,如今已成为我叹为观止的态度,曾也有与风同醉过的心态,而今却已不复存也,如不是我已渐渐同化在世俗当中,曾清醒的谨记着过去那两年的时光,一个人彷佯在书海中,没有与外界有过多的触碰,以至于患上了神经衰弱,独自一个人承受着那个年龄所不应承受的感受,看的是书,读的是世界。      所有纷扰,所有的悲欢聚散已是脑海刹那间的事物,面对现实我依然怯弱,无法在自己定格的事态中去恒定如今的现实,而现实对我的洗礼也只能换回自己无数次的泪落,每次哭泣时我都会微笑着,因为我明确的对自己说这便是宿命。      没有人能谈过宿命的安排,几乎同龄人中大多已知晓生命的价值与意义,懂得世界万物变迁之道,也深得自然轮回的感知,也同样明得人性的简单二分法,却极少有人深晰自己与欲望。自己控制着欲念,或者城为欲望的奴隶,也是一念之间的事,谁说世界的文明多半不是被这些奴隶所改造的和升华的,物随心转,境由心生。      也许今夜的我应是感伤的,我想这伤并非这秋风所能消融的,爱落空,不是我的不矜持,不是我不懂你,只是有些话语难以启齿,我只是自私的愿意一个人承受所有的伤痛,只愿你安好,你若安好,便是晴天。      今天在给你打完电话没人接的时候,百感交集,心中丛生一种莫名的感觉,好像自己一个人被某种植物全身环绕,以至于快要窒息的感觉。      此后喝了点酒,之后我与妈妈通了电话,得知家里一切都好,心中便得已慰藉,只是有一个不幸的消息,又有一位亲人与世长辞,爷爷(为姥爷哥哥哥)享年九十五岁,但愿亲人能少些悲伤。该走的总会走的,该来的也会来的,生如夏花般灿烂,死如秋叶般静美,每次想起这句话,不由得让人心中顿生喜感,无可言喻的美与好。此时此刻,心中亦有万中悲喜交错也只能借用泰戈尔——眼睛为她下着雨,心却为她撑着伞,这就是爱情。      只要有过那种爱的感情与热情,有过就好,哪怕只是自己的偏执,自作多情也好,一厢情愿也罢,只要自己真的用心去爱过,所有有过的所有事物与感知都是最美的,因为在有限的明天里它依然是独一无二的,无可取代的。      在倾诉完之后,夜已深,故乡的奶奶已入睡了,只愿在立秋之后的奶奶身体健康,不要感冒,发烧,嘿嘿。在秋夜中,我时常会爬在窗口,闭上眼睛,聆听风声欢笑,或者着去感受那些风从自然来到我脸颊的翻腾与嬉戏,更或者泡杯茶,捧起自己心喜的书籍,在来点纯音乐,最好是班得瑞的乐曲,茶香怡神,乐曲可以使人心静如水,然后一尘不染的奔赴书海,是多么一件美好的是情。      细细品味着那些尘封已久的美好盛典。      夜有多美,我有多不舍,夜有多静,我有多贪恋,我多不舍你能始终如一素裹着一切,包容万物,使它们养精蓄锐,蓄势待发。      我多贪恋,你一尘不染的静没。生如夏花般灿烂,死如秋叶般静美,人生若只如初见,何事秋风悲画扇。

(2017-04-10 11:11:53