藏北牧人和鸿雁

我是一个藏北牧人。
一个,只有一个。
我与冰天雪地为伴。
偶尔会有过路的人问我“嘿,格马林里是往前走吗”,我会很大声的喊道“是的!往前一直走!”
可是我也不知道格马林里往哪走。
时间过得太久了,我忘了我在哪里,忘了该往哪走,该怎么走。

曾经有一只寄居在我身体里的鸿雁,
它的一生是一天,
我的一天是一生。
每天早上获得新生,喝着酥油茶马奶酒,扬着鞭子赶着羊,咀嚼着草根与羊群为伴,与狼群为敌。
每天晚上逐渐衰老,躺在帐篷里,听着风声马声狼嚎声,看着煤油灯摇曳的灯芯,慢慢老去。
我听见鸿雁跟我说“我准备老去了”,我回复它“我也准备好老去了”。

第二天,又是新的人生。
我从来不觉得孤寂,我的一生有太多不同的事要做了,我要在马背上扬鞭,在草原里高歌,在湖边看冰雾,在坡顶抽大烟。

突然冰雪消融。
春天已经过半了?
那个晚上我没有老去。
鸿雁呢?
它走了。
我突然获得了永生。

草原旷野,路却难行。
前有野狼后有孤寂。
我有草原有骏马,有羊群有烟杆,
还有过路停下来喝杯马奶酒再前行的人问我“这样的生活有趣吗?”
可是我没了鸿雁。
每天晚上,灯光摇曳,我想“明天还是这样吗?”
太孤独了。
我想过每天都是新生的生活,那样子永远不会感到孤寂。

后来人们问我“嘿,格马林里是往前走吗”,我会很大声的喊道“是的!往前一直走!”
我还会问道“嘿,你来的地方有一只每天重生的鸿雁吗?”


(2017-10-19 12:29:1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