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院体院】那里的您,还好吗?

 在那里的您,还好吗?阿嬷,我特别想念您,想您的唠叨,想您的身体,想念你,想知道您是否一切都好。

 距离您离开我们的那天已经186天了。2017年3月5号,远在他乡的我突然接到了妈妈的电话,妈妈跟我说:

“你准备一下请假回来一趟吧。”我听到了妈妈强忍着梗咽的声音,内心在也无法忍住,我哭了。妈妈怕我

听到阿嬷的死讯会受不了,瞒着我说阿嬷还没去,我知道一切来不及了,我再也看不到阿嬷,听不到阿嬷的唠叨声了。

虽然之前已知道会这么的一天,只是没想到这么快,这么的突然,昨天我还打电话回去和您说着话,今天您就这样离开了。

我还想着再回去多看看您,多和您聊聊天说说话,却没想到最后一面没能见到您。

1504611667237390.jpg

  您一直是一个能吃苦又很会忍着的女人,却又是一个怕吃“苦”的人,您害怕吃药,有小病小痛,您都不愿去吃药,都忍着。

我知道您也怕花钱。您知道吗?当知道您的病情时,我冲着妈妈喊:“为什么不注意您的情况,为什么不早点带您去检查。”

我恨我们,恨我们没多注意您的身体情况,我以为您的身体还很好,至少比我爷爷健康。每天您都是闲不住的人,都往山上跑。

您知道爷爷的脚不好,还经常戏弄爷爷说叫我爷爷跟您比赛上山呢。奶奶,您可知道,我有时多气您啊,您知道我气您什么吗?

我气您什么病痛都忍着,什么都不说。我恨这癌症让您受尽折磨,先前让您经常脚痛,后来越来越疼,也扩张到全身疼痛。

我们都知道您的情况,不敢告诉您,每当听到您说一些:“我这病是越医治越严重......”的话时 ,我的心里多么难受啊!

我不能告诉您您的病,只能安慰您不要乱想,只是普通的脚痛,我老是告诉您:“会医治好的,会医治好,您不要担心。”

还记得有一次晚上,我在您的房间里陪您聊聊天,说说话,给您按摩,后来您说您身上痛,还拿自己的拳头自己的胸口上捶,

还说一些话,我看到您这样我多么的难受,我强忍着眼泪,不能让您看见我哭,因为您什么都不知道,那天晚上我和爸爸妈妈

都躲在房间里哭。我恨我自己不能替您受这些疼痛,让您这么痛苦。这是我不愿意见到的,我想您好好的,不想让您受这疼痛,遭这罪。

  那天您走了,当我回到家的时候,你躺在冰冰的木板上,您那原本黝黑的脸被该死的癌症折磨得消瘦枯黄,“阿嬷,阿嬷......”,

你再也听不见了,你再也不会应一句“喂”。火葬的那天,我和弟弟还有叔叔去送您的,多想您不要走,不要走,您走了,

我们就没有了阿嬷可叫,没有阿嬷的唠叨。您走后的这些日子,我第一次再回家时,我和堂弟去拜祭您,看着您的照片就想流眼泪,

堂弟说:“姐,我也很想阿嬷阿,虽然阿嬷很唠叨的。”


  阿嬷,我时常在想在那里,您过的好吗?每当夜晚来临,我都不由的想起您的样子,想起您的唠叨。

(2017-09-05 16:36:1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