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院管院】愿你三冬暖,愿你春不寒
春‘易’盎然
                  -----愿你三冬暖,愿你春不寒

73a17e76b4560a665b967f9e54ebec02

总有一种说法说小时候的“年味”重,爷爷一辈这样说,父母一辈这样说,如今变成“大人”的我们也这样说,可是我仔细想想,于我而言,每年过年的流程基本没变,临近年关,妈妈不论说什么都要给家里每个人都买一套新衣服,从里新到外,大年初一,老爸还是要给我厚厚一叠压岁钱,然后我们带着满满一车礼物看望两家亲戚。这样的年我每年都过,已经过了十八个年了。

但若仔细盘点梳理,好像,十八个年在悄悄发生变化。

01

换新衣

作为一个酷爱买衣服的败家孩子,小时候我盼望过年,就是盼望妈妈可以给我买一套漂亮的新衣服,穿的“洋气”去拜年,让长辈见了都忍不住捏捏小脸,夸一句“小洋人”。今年快过年时,妈妈几次三番打电话问我买没买“过年的新衣服”,我张了张嘴不知如何作答才好,新衣服我买了很多,可是没有一件是特意为了“过年”才买的。待我回家后,老妈死活拉着我去商场买了双新鞋,,说过新年踩小人,没双新鞋不过大年,我笑着依了她,却觉得很有趣,小时候买新衣是为了哄我高兴,现在买新衣怎么有一点哄妈妈高兴的意味。

02

吃钢镚

我们山西过年有一个比较独特的习俗就是“吃钢蹦”,每年过年时我们要在饺子里包一两枚钢镚,谁吃出来,爸爸都要奖励一两百元。本来是只包一个钢镚的,但是有一年,我一口气吃了近三十个饺子都没吃出的钢镚,最后却被姐姐吃出来了,于是我又哭又闹,吓得爸妈临时更改规则,也奖励了我额外的“钢镚奖金”,并宣布从下一年开始,每年包两个钢镚。今年是姐姐留学后,我们一家四口过的第一个团圆年,爸妈像往年一样包了钢镚,我和姐姐非常有默契地像小时候那般比赛着吃饺子,那一刻仿佛我们又回到了童年,为了得到一百元的奖励,把自己吃到走不动路,只是我和姐姐都知道,我们吃的不是钢镚,更不是奖励,而是浓浓的年味,难得的合家欢。

03

放烟花

我家没有小女孩,我和爸爸作为家中唯一的男性承担了每年放炮的任务,而我出于逞能,每年都会跟着爸爸放花炮,所以这么多年下来,鞭炮,花炮,二踢脚我都放过。今年因为过年时我不舒服,就没有陪爸爸下楼放炮,当时突然觉得爸爸独自放炮的背影很心酸,于是摇醒了姐姐,穿着的衣服下楼远远地陪着爸爸,夸张地鼓掌欢呼,那一刻,快乐不是为了烟花,而是为了还没有老去的父亲。

04

看老人

如果说,过去的十八个年还有什么是值得一提的,那一定是去看望老人了。不知道大家有没有这样的感觉,每提到一个回忆时,脑海里会自动生成一张照片。关于过年回家看望老人,我脑海里,有张照片。这张是老奶奶端着灶篦(农村用竹子编成的用来放食物的,扁扁的,一种我不知道怎么写的神秘物件)从东房的台阶往下走。老爷爷老奶奶之前住在村里,她和老爷爷住在正房,东房就作为他们的储藏室和冷冻室,有什么好吃的都往东房放。每年过年回家,老奶奶总要说“俺娃要吃啥,奶奶给你去东房取”,然后就抱着灶篦,摇摇晃晃走向东房,过个十几分钟,她就会抱着满满一灶篦的零食出来,然后郑重地锁上东房的门。小小的我总觉得东房就是阿里巴巴的宝藏洞,藏着各种零食。

c5c91cdf4c1ce20d4989e386c116ad44
END

写了这么多,我好像明白为什么才过了十八个年的我,也会觉得年味越来越淡了。因为我们长大了,视角改变了。小时候,我们好好过年,是为了自己高兴,那时,大人还是大人,我们还是小孩。如今,我们好好过年,是为了父母高兴,假装我们还是孩童,父母未曾变老,一切没有变化。小时候,我们回家看望老人,是为了撒娇,为了享受来自爷爷辈的宠爱,也是为了跟老人炫耀:看,我又长高了一点,我又长大了一点。如今,我们长得足够大,回家看望老人时,心头却总是笼着一片愁云,老人越来越老,身体越来越差,见一面,少一面,每一个年都仿佛一个路标,指示着我们将和老人越走越远。


快速的社会变化将我们与上一辈割裂,“年”却让我们重新粘接在一起,于我而言,这就是年味所在。


acc5f6d5d11204f73985475b7c2fa294

莆田学院  管理学院 

撰稿/编辑:李路辰

图片来源于网络


(2019-02-15 14:51:0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