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莆院管院】不幸的堆积
6307320224afe04f7fa1502bc7ddf641

不幸的堆积


13df9b9107b0f68e9587cb7fe0d6eef9

w9rtrt


决定写下这个故事是在他意外身亡后
觉得他身上的励志精神不该就此消失

他的辈分是村里最大的能字辈
暂且就叫他“能伯”吧
能伯的人生我只能用“可怜”来形容
再也找不到第二个词更能体现他人生的凄惨了

能伯给我的印象就是
个子不高但是很瘦
黑黑的皮肤
长满皱纹的脸
走起路来都能看出他的谦卑

听老人家说
能伯出生时是正常的
因为长辈不懂光的强烈
再加上他天生眼疾
在他出生后几天
眼睛最弱的时候见到强光
眼睛成了高度弱视

能伯家里没什么钱
再加上他身体存在缺陷
想找个媳妇并不容易
所以就将就着和一位智力低下的人结婚

农村的现实就是这样

传宗接代这是自然而然的
但不尽人意的是
能伯的三个小孩都有不同程度的智力问题

记得小时候我和母亲上山割铁芒萁
我顽皮跑去看她们玩
也不知怎么的突然被吓到
急得我连跑带跳地下山找母亲
由于太急崴了脚
一个月才恢复正常
自此之后我认定她们很“邪乎”

后来渐渐长大
发现她们在学校经常被别人欺负
被人说是“癫古”“癫麻”
但她们从不反抗
逐渐地我开始明白其实她们很淳朴
比如路过我家见到我一定要问候我
比如有颗糖吃就开心地咧嘴笑
要知道当时我都已经吃腻了糖

再说能伯的工作
以前做房子打地基要用大石头
他扛过
后来他一直在做搬运工
给饲料店搬卸饲料或是玉米
给水泥店卸水泥
都是重活
一般的身体还扛不过来
是的
能伯的身体也开始出现了问题
但是生活所迫
他不能放弃

前两年儿子身体强壮了
苦于儿子连钱都认不清
能伯只得带着他一起扛重物
以此来增补家用

有次家里钱被几个小孩偷了好几千
后来才知道
这几个小孩天天他儿子玩在一起套路他
那可是能伯辛苦扛水泥饲料的工资啊
全都被偷走了
事后有些家长补回自己小孩偷的钱
但也没有全部追回
能伯也不埋怨
只得自己咽了这口恶气

大女儿前几年嫁给隔壁镇一个智力也不正常的人
嫁过去之后也不知道过得怎么样
逢年过节再也没见她回来探望能伯能婶
经常可以听到能婶说这个大女儿没良心
久而久之大家都快忘记能伯有这个女儿了

能伯会抽烟
但他从不挑烟
因为他没得挑
只能抽最便宜的烟
有次来我家店里买烟
找钱给他后
他用粗糙黝黑的手拿起钱
升到距离眼睛两三厘米的地方
数数钱够不够
接着把钱放进红色塑料袋
开始我不明白就问他为什么
他告诉我
用塑料袋装钱就算掉了
别人也不知道袋子里装的是钱
还能找回来

说到贫穷
可能想的是住着很破的土坯房
前五年可能是这样
但去年能伯靠自己和政府盖起了三层房
前几天路过
我注意到室内装修虽说不是很好
但是该有的家具都有
能伯会把钱贴补家用
从不把钱花到不实处

能伯特别敬业
就在去世前还在卸水泥
那晚滂沱大雨
能伯担心雨水打湿了水泥
特地拿薄膜去遮雨
只是没想到
过马路时
一辆疾驰的摩托车驶过
雨水加上视力不佳
能伯最终没有躲过这场命运

如果
能伯躲过这场灾难
67岁的他快要不干苦力活了
可惜他扛过了所有重物
却没能扛过这个意外
他没能享受他本该有的好日子

那个冰冷的夜
那个大雨滂沱的夜
那个手伸不见指的黑夜
能伯死了

因为是交通事故
所以能伯去世后就一直在县医院
只是因为牵扯甚多
死后还得被开胸尸检
想想能伯生前也是没过上一天好日子
死后还这么“折腾”

事发后半个月
我看见了能婶和孩子们
她们竟然还可以像没事一样对着人笑
别人慰问她们
她们可以随意地说能伯死了

死了
是死了
我不知道她们知不知道“死了”意味着什么
但是我知道她们不正常
丧夫丧父还穿着花衣服
可能是悲伤过度
也可能就是傻了

大家都说能伯家最后的希望就在小女儿身上
她至少能认钱
以后至少还能孝敬母亲和帮助哥哥姐姐
这个家以后会怎样
谁都不敢保证

能伯一生勤劳
不畏贫穷
从儿时眼疾到青年娶妻再到中年生子
这一切都是不幸的堆积
最终没能抵过命运

image-90.jpg


——谨以此篇献给所有处于不幸但仍在奋斗的人


莆田学院 管理学院

撰稿:陈桂梅

人力不二家


(2018-08-01 09:58:0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