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开在你的来时路

我开在你的来时路



     我是彼岸花,但是我有一个更好听的名字,叫做曼珠沙华,只是你再也不会知道了。

  我追随你的脚步,经过九世轮回,来到人世间。

  我着一袭华服红裙,踏上软轿时,我回头望你最后一眼。你在人群中对我微微拱手,手执玉扇有几分不言的英俊潇洒。

  在忘川河时,我问你我们最初是在哪里遇见,你说在七月,我盛开的季节。

  是了,盛开的七月,但是那不是我的归季。天下有数万朵彼岸花,我怎么敢奢望你记得我。

  你曾是我的叶,我开败了,你才开始生长,你自然是已不记得。

1526477838461651.jpg

  忘川河旁,孟婆桥下。年年七月,我穿上一袭盛装,如火如荼,娇艳如血。你没有碰我,尽管我没有玫瑰那般高傲的花刺。

  你爱上了一位途经忘川河的女子,她也有我这般娇艳如血的一袭红衣。你听见她说,我愿意经历百般折磨,我只想要记住他。

  你看着她微垂的眼眸,心疼了。你知道的,忘川河的折磨有多痛苦。你又听那位女子低低细语,怪我,倘若我早点知道他如此爱我,定不会是这番悲苦。

  你不得不承认你心动了,动得天昏地暗。你的枝叶慢慢散开,汇成女子的身影。

  你忘了忘川河是不允许有爱的,或者说,你记得,却舍不下女子的柔情。

  孟婆问你,可愿悔改。

  你说,无悔,又何来悔改之说。

  我已经落尽了,可我的心还是微微颤动。

  我再次醒来,你已经陪那女子投入忘川河,百年不得相见。

  我是曼珠沙华,无尽的永生的花。你是我的叶,无尽的永生的叶。

  我坐上软轿,媒人细长的声音传到很远。我听着轿外的喧闹声,抬眉间便觉得有几分微醉。

  曾经我想要的,不过是同你开尽一生。

  可这一世,你依旧没能记起我。

  我们第一次相遇的时候,是在秋季。我快要落尽,你才开始滋长。你没有在意我渐老的容颜,你说,你老去的样子都这般娇媚,真想同你一起落尽。

  而今生,我遇见你。你依旧是风流倜傥的模样,你手执玉扇淡淡一笑,这姐姐好似天仙,竟是在哪儿见过。

  我颔首,我深知我的一颦一笑也抵不过那女子的淡然垂眸。否则你又怎会追随她九世轮回,而我做的与你无二,只是你从未回头望。

  我出嫁那天,你折下一支花插在我的发间,你说,这花儿和姐姐真是好生般配。

  你记得三生三世,却不记得我。你折下一朵彼岸花,我该欢喜还是忧?

  彼岸花,开之彼岸,落之彼岸。我今生今世注定与你无缘罢,你是我无法抵达的彼岸,只是你不必知。

  这一世,我先你离去,又来到这忘川河

  孟婆笑吟吟地望着我,问,可是想明白了?

  我点点头。

  我看着孟婆年轻貌美的容颜,我想起我出嫁时细细梳妆打扮,那是给你看的。

  我同孟婆约定好,倘若你出声相留,我便不用再九世轮回,只为多看你一眼。她许诺我,让月老为我们牵线。

  你没有挽留,我却多看了一眼。

  孟婆端起一碗汤水,说,请吧,珠漫沙华。

  我差点都忘了,我是珠漫沙华,我是彼岸花,一生爱不得求不得。

  爱,不得。求,不得。

  我仰头一饮而尽,泪,滑落无声。我没有你说无悔又何来悔改一说的勇气,便都忘了吧,不再记起。

  我来生还是一朵花,开在你来时的路。

  你固执地要轮回九世,只为与那女子有缘。

  而我,只想开在你来时的路,陪你落尽一生的情。

环境与生物工程学院




(2018-05-16 21:40:0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