荼蘼

      荼糜       

6f94e6eb6e068291792d7d4fe12fdf4c

我们在这荒芜的人世间流浪,寻不回归帆。那时流行的模样是因为一个人,恋上一座城,那是属于我们肆意潇洒的青春,可后来,谁又活成了成书的情节?那年我们单枪匹马,坐上火车,远离故乡,在一个陌生的城市踟蹰。杯子里的酒空了又满,摇曳着的身姿拖沓着月光的隐晦与皎洁。城市车马喧嚣,狼狈无处遁形。那条青砖红瓦的小巷子口,杂乱的市场,众多的居民,有吆喝声,有斗嘴声,有嬉戏声,声音很近,可距离很远,每个人的脸上都是一道厚厚的城墙,既吵闹繁杂又静无波澜。我们在街头摇摇晃晃,听着别人的故事,流着自己的眼泪,与旁人接踵摩肩,相互匆忙,虚度年华,却空有一身疲惫。 

 我们总是习惯从浓烈走向悄无声息,可我还是希望在无数次的摸打滚爬中我们还能够得着眼前的风光,在城市的大雾里穿梭,我们还能守着善良,希望我们在夜晚独自行走的时候感受到的不是无止境的孤单,而且满怀期冀的星光。然后,我们各自纠缠着书写一个冗长的话题,关于未来,关于生活。听说故乡那条泥泞的小路变成了平坦的水泥路,听说故乡那座破旧的木桥终于翻新了,听说故乡那个水泥台上再也没有戏班子和卖荧光棒的老奶奶了,听说故乡那所只有几十人的学校终于拆迁了,听说故乡的那个少年再也没有回来过?那年我们离开故乡可曾想过从此故乡再也没有我们的童年。我看见那条粗壮的麻绳,还有那块从床头卸下来的木板在那棵陪伴我们成长的苍老榕树上荡漾着我们的梦想,关于文学,关于爱情,关于穿越世界的旅行。

作者:陈惠琳



(2017-12-21 17:36:35