懵懂的情

  天空渐渐阴沉,看路人行走匆匆的样子好像会下雨。我轻轻地盘了头,用圆润的珍珠点缀着,白皙的脸上一朵蔷薇肆意绽放,在屋子里昏黄的灯光下更显的妖艳邪治 拖着希腊百褶而坠的长衫,镜子前我红发烈烈,长衫晃晃,我竟有些恍惚。
  “我似是从年少就爱一个人,可既然年少我又知道什么是爱呢?是见他的眉目佼毅如刃,令我满面飞红,是赞他言辞无双,念我如至幻晏,还是仅仅他身形削骨,惹得我心头浪荡呢?我不知道,我不是那么敏感。可是我又知道什么是思恋呢?在无数的苦梦里找寻。”富丽的华帐下我的眼睛似沉降了千年的琥珀珠。
  “后来呢?一个人满身是血挣扎在我面前,我一下弦断音垮,再也想不起他了,我去了莽原,戎装一身,彻骨的风席地而来,我躺在黄土之上,我知道他,也在这里在这黄土下以风拥我长梦,我就知我年长了,我爱一个战士,在和平的颂歌里,人们早己忘记他的死是为了谁,处处骊山,这荒原无人踏足。”
   我深思中,寒风突然一阵阵席地而来吹落常绿润叶上的黄花。窗外雪下纷扬,我拖着沉重的步伐走出屋子,天空阴沦就像下雨吗?或凛冬将至,用痴情的谎瞒我一生,其实我从不爱他。“我爱的是开始我见你时我头上未开的花苞,我爱的是你至死在怀里绽放的蔷薇花”。我任何的波澜,从前倾注的感情,都被时光凝结成了琥珀。


(2017-11-19 21:09:09